欢迎访问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一师先生”系列报道之九】龙永干:朴实、求实、务实是为学从教的本色

来源:校记者站 李茜洁 发布时间:2022-09-28浏览次数:

龙永干教授


龙永干,文学博士,教授。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项,教育部人文规划项目1项,湖南省社科基金项目等省级项目10项。在《文学评论》《文艺报》等报刊杂志发表论文90余篇,其中CSSCI期刊论文近40篇,出版专著2部,参编教材3部,发表散文、短篇小说近百篇。2006年获湖南省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奖,2012年获湖南省优秀博士论文奖。获湖南省高校教学成果奖二等奖1项、湖南省优秀评论奖2项。2019年入选“湖南文艺工程三百人选”。长期从事现代文学与儿童文学教学与研究。

登高必自卑

龙永干教授出生于湖南醴陵的农村,生活艰苦,在艰难竭蹶中求学。“我是专科毕业,自考了本科,然后一步步读到硕士、博士,再到大学工作,这个路途是艰难的,也是值得的。”他曾写过一篇名为《荆棘深处是美丽》的文章,2005年9月在《师道》上发表,其中有一句话写到,“倘若真的有一天,生活远离了所有阴影与忧郁,风和日丽的舒适下,你会发现,你已经失去了前进的方向和赖以支撑的动力”。

1996年9月初,龙永干进入板杉中学教语文。对他来说,这是一段特别的时光,既是教师生涯的发端,也是人生经历的转折。回忆这段经历,他说道:“1999年冬天,我从板杉中学出发到省城参加考试。第一次,考研失败了,但在生活中所感受到的艰涩告诉我不应放弃。我没有表现出我的脆弱,而是默默地继续努力。”每当困扰与孤独来袭时,他就回到烛台前临窗而读。这让他感觉似有清风拂面、秋雨洗尘,很多事情都变得清澈、宁静、高远。2001年6月,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龙永干告别了执教5年的中学。他说道:“当时我觉得我的离去是一种背离抑或是一种追求,我不敢深究。带着这种思虑,我告别了生活5年的板杉中学,去追寻未知的研究生生活。”

龙永干教授告诉记者,他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个人的资质、能力与经历比起同龄人来说差了很多,要进步,自然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困难是不可避免的,遇到困难时,你就会正视自己的生活,就会用更加透彻的目光去看待很多事情,也会更想要突破困难。岳麓山下有个自卑亭,一般人很少注意,但它时刻提醒我们,人生如登高,想往前一点点,都必须自低处开始。”

文学是生命的图卷

“我和大家一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生活是最为基本的需要,感谢一师范给了我教职。”龙永干教授告诉记者,教师教书就和农民种地一样,朴实地与土地进行交流。收成的大小,有付出的原因,也有时代的因素。朴实地面对生活,是应该有的姿态和立场。“朴实是人的秉性,为人为事要朴实务实,但有时也需要有敏锐的目光去观察周围的人和事。”

说起文学与生活的联系,龙永干教授谈到:“文学就是生活,既往的、当下的、将来的各色人等,在时空中走过,留下了丰富斑斓的生命图卷。文学就是生活,生活比文学更丰富、复杂,也更多样,但文学让你学会去看现实和历史,并看清现实和历史。”

文学是除了直接经验外,获得间接经验的重要途径,它深刻影响着人们的认知。龙永干教授说道:“文学是生命的体验。”对生命自觉体验并行诸于笔端,是文学的独特功能,是优秀作品动人心魄的内在原因。“文学在某种意义上是以‘自我角色’为主体来体验个体的独特生命,关怀个体不同时段的细微感受、灵顿感悟和精神超越。”他认为,文学作品是作家创作的,作品内容总是与现实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文学作品的酝酿和出炉离不开作者的种族、生存环境、时代特性,不论作者通过凭空想象或者特殊体验或者超前思维等多种形式创造出来的任何一种形式,都不能将种族、生存环境、时代烙印消退。

此心安处是吾乡

“做高校老师,如果不学习,不做科研,是不称职的。”科研从何突破?龙永干教授告诉记者做科研要学会比较,学会发现,找到小的切入点发力,然后从整体把握,最重要的是要求实、求真。“首先要理解文学作品,思考其创作意图、价值取向。”他在文章《身份意识与康濯小说的叙述策略及困境》中表述到:“康濯的抗战小说主要表现的是晋察冀边区广袤土地上人们‘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这些作品切口小,笔触细,虽然尚未形成独特个性,但将自我创作汇入了民族抗战和时代苏生的洪流,追求鲜明的意识形态属性等已是其创作的自觉取向。”这番话也道出了龙永干教授根据具体文学作品创作意图与价值取向特点来进行科研的方法。

如何在繁忙琐碎中进行科研?“执着不辍挤时间做。”龙永干教授说道。“一个大学老师,如果一心想着晋职晋级,还是让人觉得缺点什么,挤一挤时间看看书,是应该的。‘此心安处是吾乡’。”当然,做也不是乱抓一通,要找自身关心的问题、热点的问题、怀疑的问题、反思的问题去思考去研究。在信息海里寻找信息的时候一定要有目的,这样才能更快速地处理有用信息。”龙永干教授告诉记者,他之所以工作之余还能挤时间做科研,得益于学校的政策以及学院领导和同事们的支持,一个高校像高校,必须有人问学,为学。

说起“执着不辍”,龙永干教授回忆起了自己的老师凌宇先生,他说道:“从1980年代到2010年代,凌先生一直都在做沈从文研究,且总能为沈从文研究别开新境。我问凌先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他说,作家诗人有才情纵横者、有阅历丰富者、有境界高远者。沈从文三者兼具,所以一辈子都让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随即又说,人要有成就,当眼界开阔又要力凝一处,持之以恒,才能有所成就,不可空赖禀赋任才使气。说话时目光中满是期待,让我不敢直视。”

谈到教学和科研的关系问题,龙永干教授首先说道:“科研是一个高校老师应该做的事情。”他表示,科研与教学是相辅相成的,教学是一种实践的方式,在教学中发现的新问题会给科研提供新的思路,同时科研也会促进教学,将科研中产生的新思考与同学们进行分享,也可以提高教学质量。

朴实、求实、务实,是龙永干教授留给记者最深刻的印象。他谦逊低调、朴实无华,扎根生活、求实问真,兢兢业业、勤勉务实。先生如此,学生有幸!

                                (一审:郑国友;二审:侯蓉;三审:欧阳斐)



版权所有©湖南第一师范学院   地 址:长沙市岳麓区枫林三路1015号  邮 编:410205
                     湘ICP备05000548号      湘教QS1-200505-000191
                     管理:宣传部    电子邮箱:hnysxcb@126.com

官方微信
湖南教育政务网